<thead id="eyw0s"><del id="eyw0s"></del></thead>
  • <input id="eyw0s"></input>
  • <blockquote id="eyw0s"><s id="eyw0s"></s></blockquote>
  • <ins id="eyw0s"></ins>
  • 中國攝影家協會函授學院內蒙古分院

    NEWS CENTER

    新聞中心

    內蒙古烏梁素海因污染20年內恐將消失

    來源:管理員作者:發布時間: 2017-01-1610000+ 次瀏覽

    烏梁素海“營養過剩”

      從小就生長在烏梁素海邊的劉文斌和劉志剛,靠著自然饋贈給他們的這片湖泊生活。豐富多樣的各種魚類,曾經養育著和他們一樣的附近2000多名漁民。但如今,這些漁民卻不得不放下漁網,離開烏梁素海。

      “前幾年水質變壞了,魚根本就絕跡了。那幾年已經不能靠打魚維持生活了,就去下面給人家打工。”劉文斌說。

      烏梁素海,蒙語的意思是“楊樹湖”,被當地人稱為鳥的世界,魚的樂園。是全球荒漠半荒漠地區極為罕見的具有生物多樣性的大型湖泊,也是地球同緯度最大的濕地、黃河中上游及我國西北地區重要的生態屏障。然而如今,當年草豐水美、鳥魚爭相棲息之景已不見蹤影。

      記者乘船駛入烏梁素海,只見部分水深不足1米的地方,水草已露出水面,像一團團亂麻在水面漂蕩。游船若偏離固定航線走不遠,螺旋槳就會被水草絞住,失去動力。湖中蘆葦瘋長到近一人高,已經覆蓋了近一半的水面。

      那么,是什么原因導致烏梁素海這一重要的生態屏障遭受到如此嚴重的破壞呢?

      200多年前因黃河改道而形成的烏梁素海,處于我國三大特大型灌區之一的河套灌區。而河套灌區90%以上的農田排水都進入到烏梁素海,這給這個地處干旱地區的湖泊補水的同時也過度補充了氮、磷等“營養”元素。

      2008年和2010年,烏梁素海曾經兩次大面積發生黃藻,核心區水域被覆蓋,引起水體污染,湖區野生鳥類和魚類的棲息生存受到極大威脅。

      “這都是富營養化造成的。富營養化導致水草瘋長,那么水里的水草多了,勢必要跟魚類爭氧,本身水體里的氧氣不足,短時間內魚類吸收不到充足的氧氣,就導致短時間內窒息死亡。”內蒙古烏梁素海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楊蘭栓告訴記者,在水質最惡劣的那幾年,每年開春,烏梁素海的水面上都會漂著大量的死魚,這讓他們心痛不已。

      楊蘭栓所說的富營養化,是指由于自然和人為原因使得大量氮、磷等營養元素進入湖內,湖泊水體的肥力增加,大量水生植物過度繁殖。這些植物死亡后沉積到湖底,被微生物分解,消耗大量的溶解氧,使水體溶解氧含量急劇降低,水質惡化。

      農田退水成為主要污染源

      “烏梁素海造成今天這么大的污染,大部分還是農田退水這個面源污染造成的。”內蒙古烏梁素海濕地自然保護管理局局長岳繼雄告訴記者,烏梁素海從形成以來就是河套退水匯集的地方。

      岳繼雄說,近20年來,河套灌區每年農藥的使用量可以達到1500噸左右,化肥的用量可能超過55萬噸。據農業部門測定,可能只有30%的化肥和農藥被作物吸收利用了。其余的部分,隨著灌溉水的淋洗,一部分滲入地下,另一部分隨著水利工程都排到烏梁素海。

      匯集在烏梁素海中的河套退水,每年的蒸發量可以達到2000毫升,水分蒸發后,原來水中所含有的礦物質、農藥和化肥的殘留物等等,不斷地沉積、濃縮,加劇了烏梁素海的污染。此外,流域內排放的城鎮生活廢水及工業污水也是污染烏梁素海的重要原因。

      有數據顯示,2011年巴彥淖爾市排入烏梁素海5億噸水,其中,農田退水4 .6億 噸 ,約 占 總 入 湖 水 量 的91%,達到排放標準的生活廢水2860萬噸、工業污水1614萬噸。

      如此重要的生態屏障竟然成為廢水的排泄通道,難道這些污水沒有相應的收集和處理設施嗎?

      從事環保工作多年的巴彥淖爾市環保局總量科科長郭玉華說,2009年以前,巴彥淖爾市僅臨河區有一座污水處理廠,湖周邊的杭錦后旗、烏拉特后旗、五原縣3個城鎮的生活污水未經處理排入烏梁素海,一度嚴重污染湖水。2010年8月,巴彥淖爾市7個旗縣區全部建成城鎮污水處理廠,流域內92家重點排水企業全部配套了污水防治設施,污染情況開始好轉。但對于長期遭受污染的烏梁素海來說,想要恢復遭受污染之前的生態,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實際上這6個污水處理廠都建得挺好,但是收水率小,因為城市的投資,管網收集率小,實際上咱們的污水處理廠屬于大馬拉小車。規模很大,但是收的水很小。”郭玉華說。

      “根據專家們預測,再不進行搶救性的保護或者治理,烏梁素海再經歷10年到20年可能就消失了,就不存在了。”楊蘭栓說。

      楊蘭栓所言并非言過其實,水草的蔓延瘋長,導致烏梁素海每年的沉積腐爛物要抬高湖底將近1厘米,現在的淤泥厚度已經將近40厘米厚了。據了解,新中國成立初期,烏梁素海面積1200平方公里,平均水深3米,庫容為12億立方米;如今面積僅有293平方公里,平均水深0 .7米,庫容僅為3億立方米。目前,大型水生植物面積已占滿烏梁素海面積的72%,湖底正在以每年6-9毫米的速度抬高。

      “將來水位變淺了,慢慢可能就要變成一片沼澤,那么沼澤化的后期就是荒漠化,也就是產生了新的沙塵源頭。”楊蘭栓無奈地說。

      海水量嚴重入不敷出面臨沙漠化危險

      中國、挪威、瑞典三國的研究成果曾預言,烏梁素海水量嚴重入不敷出,如果不采取根本性補水措施,滿足烏梁素海的基本水量需求,烏梁素海將在10-20年之內完全干涸,面臨沙漠化的危險。

      鑒于烏梁素海湖區補水來源不足、污染物長期積累、水體污染嚴重的情況,巴彥淖爾市從2003年開始加大了向烏梁素海生態補水力度,利用黃河凌汛水和灌溉間隙水進行補水,已累計補水7億多立方米,使水體得到一定程度改善。

      為解決水草分隔阻塞,致使湖水流動性差的問題,當地采取以機械化方式收割大型水生植物的方式,轉移氮、磷營養鹽,并減少生物填平作用,對已退化的湖泊生態系統進行恢復和重建。

      “其實工業和生活污水污染好治理,我們現在每個旗縣都建了污水處理廠,污水達標排放,已經見到成效。真正難治理的是農業污染,政府不能強制農民不用化肥。”郭玉華說,當地正在通過調整農業產業結構,推廣長效、緩釋復合肥料和高效、低毒、低殘留農藥,推廣農業節水灌溉技術等方式,努力有效控制和減輕烏梁素海的富營養化。

      盡管這些措施使得烏梁素海水質有所緩解,但對于目前富營養化的難題,當地相關部門還是頗為無奈。“如果不加快搶救烏梁素海脆弱的水生態系統,不僅會嚴重影響區域經濟社會發展,還會直接影響黃河流域水系的整體生態環境。”岳繼雄說,烏梁素海治理是一個巨大的生態系統工程,目前綜合治理的思路、目標和任務已經明確,技術支撐基本完備,但僅靠當地政府的財政力量很難啟動和完成,需要上升到國家戰略實施。


    永利彩票,永利彩票平台,永利彩票注册